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挂牌玄机图 > 挂牌玄机图 > 正文

揽炒派培训黄丝童子兵播“独”

更新时间:2021-02-14

图:张X庭(左)及王X祖(右),去年圣诞节结伴到揽炒派区议员林进(中)的议员办事处参加圣诞交换礼物,并与林进“揽头揽颈”合照。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揽炒派为培育“黄丝”少年兵,扶植来自破碎家庭的11岁小六生王×祖,领导一班初中生成立地区组织,威风“巡区”时被袭。与王童冲突被捕、获保释的朱伯,向大公报记者说出冲突视频背后的实情。八旬朱伯慨叹王童心智未成熟:“佢被人利用,排头卒做主席。”记者发现王童的副手,13岁“副主席”张×浩在揽炒派区议员林进的办事处做“实习”。13岁“副主席”与11岁“主席”立志做“黄丝”区议员,张×浩就读中学的退休校长警戒“近墨者黑,‘违法达义’向班学生潜移默化多时,教育界要多做正确引导,免这班学童愈走愈歪。”

与“11岁主席”王×祖爆争执的朱伯昨日被警拘捕,列作“普通袭击罪”保释候查。朱伯昨晚接受《大公报》独家访问,他表示连续两日被王童呼喝挑衅,还联群结队近距离摄录他大头,因而起冲突。朱伯说他与20至30名50岁至70岁长者街坊,每逢周末到公园跳舞。周六王×祖手持相机走来走去拍照,又向他呼喝“唔准喺度跳舞,关机(播音乐)”,又称限聚令“唔应该畀你哋跳”,说时王×祖展示他的证件“天水围社区关注组王×祖主席”。

小小年纪深懂抹黑伎俩

朱伯劳气地说:“11岁吃奶读书时间,做咩骚扰人,我脚好痛,算了你赢。”殊不知周日王×祖带领一班初中生再来挑衅,朱伯忆述王童与一名助手大声呼喝:“寻日叫你啦,今日又出来跳!”朱伯说二人用手机贴近他的面摄录,“我都知道佢搞事,我都忍唔理佢,佢走到我面前叫我不要在天水围跳,叫我改去屯门公园跳,我住天水围却叫我去屯门跳?佢话我理鬼你呀,态度好恶劣!”朱伯不甘被挑衅,你一言我一语下爆冲突。

朱伯称,当时自己失重心向前跌,头部撼向王童;身边相熟的跳舞婆婆劝交时失重心跌倒,朱伯扶起她,王童大叫“佢打阿婆呀!打阿婆呀!”朱伯慨叹小小年纪已深懂抹黑伎俩。朱伯说当日公园保安曾问王童是否要报警,他当时拒绝,却于晚上报警,黄媒迅即在网上疯传消息,朱伯变成打童恶魔,“街坊都劝我登报澄清,但我觉得清者自清,在天水围有谁不认识朱伯?”居于天水围16年的朱伯表示王童有参与黑暴,心智已被荼毒“佢被人利用,排头卒做主席,佢示威戴防毒面罩,有参与黑暴,小朋友又不懂事,11岁被人利用,吃奶小朋友要父母接放学;我问佢收谁指示,佢又唔出声。”

“副主席”揽炒派议办实习

11岁小六生王×祖早于2019年黑暴期间,冲上前线充当所谓“黄丝小记者”,及后联同多名“志同道合”的同学于2020年4月成立网上媒体“日天媒体”,到全港黑暴现场采访。直至有13岁学生记者被警方带走后,王才宣布结束“日天”。其后与三名初中生先后成立两个地区组织“天水围社区关注组”及“香港凝动”,被涉违国安法的林进加以扶植,提供区议员办事处、物资助王童招揽区内学童,短短半年,“11岁主席”成立的天水围社区关注组已增至24人,王童的两个fb专页充斥反全民抗疫检测、仇警宣言,与揽炒派文宣一色一样。与王×祖一起冲锋陷阵的“副主席”张×庭,在fb承认在林进议员办事处做“实习”。

张×庭就读中学的退休校长伍基德指对张×庭没有印象,但希望教育界要关注学生情况,多做辅导,引导被荼毒的学生重回正轨:“他们被‘违法达义’潜移默化,近墨者黑。学生一时冲动行为过火,成为镁光灯焦点,英雄感作祟,结果条路愈走愈远。”

家长担忧 议员斥误人子弟

揽炒派连小六学生都不放过,年仅11岁的王×祖被洗脑,自组所谓“地区关注组”,却与市民起争执冲突。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市民关心社区本身是好事,但未成年学童做所谓“巡区”的事,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执法权力,只是一名普通市民,一旦达不到关心社区的用心,反而对自身带来危险。

葛珮帆指“11岁主席”事件有家长反映担心和震惊,认为学童被洗脑令价值观扭曲,导致学童不能专注学业,反而将时间精力投放于所谓“地区工作”,背后策动的黄丝及揽炒派议员正在误人子弟,吁社会须多加关注学童的身心健康。

“同黑社会收兵手法一样”

从王×祖的所谓“关注组”社交网页发现,使用“天水连线”林进的区议员办事处,作开会、取物资、摆放街站宣传品的用途。区议员办事处是区议员办公的地方,外借予他人作其他用途属非常罕见的行为。

元朗监察议会联盟召集人李月民指议员应向投诉地区问题的市民提供正确信息及指引,向相关部分反映意见,而非向这班心智未成熟的学童灌输偏激抗争手法,李又指该11岁“主席”测出噪音量度是60分贝,未超出法定70分贝上限,正确做法是与长辈商量解决噪音的问题,或找负责管理的康文署职员,而不是以抗争态度“我要你收声,唔准点点”。

李月民担心这班心智未成熟的学童被揽炒派怂慂洗脑下,形成唯我独尊的“港独”思维,渐成为揽炒派的忠实支持者,待他们几年后羽翼丰,便成新一批的暴徒,为揽炒派卖命上前线冲:“而家揽炒派同黑社会收兵嘅手法一样,找心智未成熟的学童培训做少年兵,用物资、联络政府部门撑佢哋,再搵黄媒套上光环,制造英雄感,令班学童以为好威,有咩事有人照,将来佢哋要为班黑暴议员冲锋陷阵”。

似曾相识 “希特勒青年团”恶名昭彰

揽炒派招揽年幼学童做所谓“地区工作”,被批评有违道德。但原来培育少年兵的恶行,是霸权喜用的伎俩,多出现于战时因军人短缺,成年人不足,需要未成年人士来填补所产生。其中纳粹党“希特勒青年团”的招募对象年纪最小的仅10岁。

希特勒青年团(德语:Hitler-Jugend,缩写为 HJ)是1922年至1945年间由纳粹党设立的第二个青年准军事组织,成员达870万人,占当时德国青年的98%。

青年团按年龄和性别分为三个组织,主体为14岁至18岁的男性青年,而10岁至14岁的男孩和女孩则加入其附属的德国少年团和青少女联盟。

1936年后,希特勒青年团变成一个强制性组织,所有年轻德国男性都要加入。他们会穿上一套和纳粹党员差不多的制服,其军阶和徽章都和冲锋队相似,接受的训练包括投掷手榴弹、在有刺铁丝网下爬过、由高处跳入海中,以及攀过一些高障碍物等。

美军亦设类似制度

另外,美国国民警卫队也有类似的青少年组织“儿童、青年与学校服务计划”,对象是6岁至18岁的未成年人士。为了培养他们成为军人,美国还设立“美军少年预备军官训练团”(Junior 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简称ROTC),至今已成立七十多年,是美国三军干部的主力。而在美国的大学校园内,偶尔见到身穿军服的男女学生,就是JROTC的成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挂牌玄机图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