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挂牌玄机图 > 买马免费资料管家婆 > 正文

世界读书日:一起来让盲童多读一本书吧!

更新时间:2019-06-13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似乎是举手之劳,但对视障孩子来说,很多时候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想一想,你知道视障孩子能读什么样的书吗?他们可以从什么地方获得这些书?他们又是怎么阅读的呢?如果你想让他们也像普通孩子一样读到更多的书,该怎么去做呢?

  “你喜欢读书吗?”“喜欢啊,掌握盲文会摸读之后,接触到课外读物就喜欢了,大概一个星期读一本书。”

  面对记者的问题,宁宁自信地回答,嘴角同时露出幸福而又有一丝腼腆的笑容,让人忘了她是个视障孩子。

  对于今年14岁的宁宁来说,能阅读是一件格外重要的事情。8岁入读平乡县孟杰盲人学校之前,待在家里的她只能和妹妹一起玩,“妹妹上学以后就只能一个人玩了。”宁宁表示,而听广播对于那时的她来说,很多东西并不能理解。

  这一状况直到上学以后,能够阅读书籍以后才真正改变。“我每个星期都会借书,上自习课、课外时间都会读。”宁宁表示。

  像宁宁这样喜欢阅读的孩子在盲童中比比皆是,“盲童的业余生活比较少。”平乡县孟杰盲人学校副校长张建立强调,通过阅读,盲人孩子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改变着他们的命运。

  张建立本人也是一名视障人士,早年在孟杰盲人学校就读,毕业留校后当了老师。在他看来,读书不仅仅是丰富业余生活,对视障人士来说,阅读可以增强自我学习能力,改善心理状况,让他们不再自卑、不再封闭,和人交往时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变得更加自信。

  邢台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杨密婷也表示:“通过学习、阅读,可以让盲童心里亮起来。”

  与普通读物不同,根据视力障碍等级的不同,视障人士可以阅读的书籍分为明盲对照图书、大字本图书、盲文版图书。目前,能够出版这些图书的只有中国盲文出版社等极少数出版社。

  据中国盲文出版社副总编辑沃淑萍介绍,盲文类图书出版周期长,从选题、录入再到校对,所花费的时间、精力都远远高出一般的图书出版。出版社每年出版的书籍在1000中左右。重点出版内容针对的是盲校,包括教材、教辅和课外读物。

  由于出版机构少,书籍比较特殊,以及销售量的有限,目前视障人士并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在周边的书店购买这些图书。

  “需要通过目录选好图书,在通过邮局联系盲文出版社购买邮寄,家长要联系起来就比较麻烦。”邢台市特殊教育学校盲班班主任安静表示。

  “通常情况下,大多数图书馆受限于资金,缺乏专门资金,因而能采购三到五百本盲文书籍的图书馆,就已经很不错了。”沃淑萍表示。

  而这还是省市级图书馆,县及县级以下能有盲文书籍的寥寥无几——对于走出家门都困难的视障人士很难享受到这样的公共服务。

  相对来说在盲校就读的孩子跟容易接触到书籍。尽管学校也意识到课外阅读对孩子们的重要性,也能感受到孩子们对童话、历史故事、绘本等的喜爱,但盲校的书籍能够保证的是教材类的,课外读物并不是优先考虑的需求。

  “像我们学校,经费要优先保证学校建设、学生的吃住生活,上课必须用的一定要有,课外读物就尽量往后推一推了。”张建立表示。

  这就导致盲校里的课外读物种类有限,更新缓慢。“老师上课时会根据教学内容推荐相关的课外读物,但其中很多学校图书室里也没有。”张建立表示。

  有限的课外书会被孩子们反复阅读,与普通图书相比,盲文类的书籍实际上并不能承受太多次的阅读——盲文的点状凸起被摸平以后就读不出来了。“有的书读不出来,就靠联系上下文了。”宁宁表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视障人士可以通过听书的方式找到更多的课外读物,部分解决了没有书读的问题。但纸质书的阅读依然不可替代。

  “电子读物虽然内容多更新快,但读纸质书一边摸一边思索的感觉完全是不同的,”张建立强调,读纸质书可以随时调整阅读速度或者停下来思考、回味、领悟,而且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对于通过阅读进行深度学习更是如此。邢台市特殊教育学校根据孩子们的兴趣开设了评书课,孩子们可以学习说评书。由于没有相应的盲文读物,他们需要反复听、背下来。“我很感兴趣,但是记不住,就边听边记笔记,然后自己摸读。”二年级的凯凯表示。

  怎样才能让视障孩子读到想读的课外书呢?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整合社会资源是一个有效的途径。

  2011年,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发起了“我送盲童一本书”项目为贫困地区的盲童捐建盲文阅览室。

  平乡县孟杰盲人学校在2015年和2019年就两次受到了资助。其中2015年获捐总价值12万元的盲文阅览室相关书籍及电子产品,包括盲文优秀读物400种、大字本优秀读物330种,听书郎14台、文星助视器5台,触觉语音地图3台、阳光读屏软件9套、文星点显器1台。2019年根据学校学生需要,项目再次为该校捐建总价值10万元的盲文阅览室相关书籍及电子产品。

  “我比较喜欢里面的校园小说,感觉很接近自己的生活。”这些图书的到来,让宁宁对同龄人有了更多的了解,“我以后要当一个主持人,把这些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把爱心传递下去。”宁宁表示。

  捐赠图书中的明盲对照绘本、童话故事、历史故事等则获得了低年级孩子的一致喜爱,像《成语故事》、《安徒生童话》、《海底两万里》、《笑猫日记》等,“其实普通孩子喜欢的他们同样喜欢。”安静强调,她所在的邢台市特殊教育学校也获得了捐赠。

  考虑到随着时代的发展,电子阅读等需求的产生,有声读物、读屏软件、盲用点显器,甚至是无障碍电影,都配备了一部分。

  据基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从2011年至2015年,项目为47所盲校、特教学校的2361名盲童、低视力儿童捐赠了盲书及听书郎等助学产品;从2015年至2018年底,共为62所盲校、特教学校捐建盲文阅览室,惠及盲童6157人。根据在校学生数量及需求每所阅览室10-20万元不等。

  为了保证项目的专业性,基金会选择中国盲文出版社作为项目图书印制执行机构。中国盲文出版社与各地区残疾人机构、特教学校和中国盲人协会能够取得有效沟通,从而保障每期项目筛选的受助机构能够获得最大化的帮扶效果。

  截至2018年底,该项目在支付宝里已经有2320万人次捐赠募集善款1600余万元。目前,公众在蚂蚁金服公益上就可以对该项目进行捐款,并且捐赠后可以取得电子捐赠票据。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有视力障碍人士1731万人,其中,盲人有500多万人。每年新增的盲人大约有40多万人。与这一数据相比,“我送盲童一本书”项目能够覆盖的范围还十分有限,需要更多公众、更多社会组织的加入。

  公益频道编辑部24小时值班电话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院十八区7号楼央广新媒体大厦邮政编码:100070

  想一想,你知道视障孩子能读什么样的书吗?他们可以从什么地方获得这些书?他们又是怎么阅读的呢?如果你想让他们也像普通孩子一样读到更多的书,该怎么去做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挂牌玄机图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